外地渔船在烟台海域非法捕捞 记者暗访发现一条非法海鲜作业链条

5月初,有热心读者报料,在西港区海域有大型渔船摸蛤捕鱼,非常的猖獗,希望媒体报道,维护海域海产品种群的安全。接到报料后,记者数人前去采访,由于捕鱼的组织性隐蔽性很强,奔赴西港区七次,前后耗时四五十天,终于摸清了一条条潜伏在伪装之下的在禁渔期摸蛤、捕鱼、运输的流水线。

5月上旬,记者在开发区山后初家渔港看到,码头一片寂静,只有几个人在收拾东西,各种规格的拖网渔船按照吨位整齐地停泊在码头边,系着缆绳钢索,最近的是一些300马力的钢壳渔船,而外侧也有一些80马力左右的木壳渔船。甚至一些大大小小摩托艇也在边上停靠妥当,渔船上的红旗迎风飘扬,阵势颇为严肃。就连岸边的一些加油、制冰的渔业附属行业的门头也纷纷关着门歇业。而在周边附近甚至烟台市区的农贸市场、海鲜市场、餐馆,也看不到大批量的时令海捕海鲜。

记者随机问了问几个当地的老百姓这么好的港口为什么这么冷清,“都封海了,什么船也不让出去,查得挺严的,尤其是大船,一动渔政他们就能看见。”

然而事情并非像港里那般平静。在山后初家渔港以北几海里远的海面上几艘大渔船忙忙碌碌,登陆艇不断地往返大船与山后顾家村、山后初家村、山后陈家等几个小码头,各种外地厢式货车在码头至高速出口之间频繁地进进出出,几十辆车排成一线,掀起了的尘土四处飞扬。

山后初家、山后顾家、芦洋等村东临黄海套子湾,潮间带主要为岩礁地质,潮下带主要为泥沙石底质,宜贝、藻、参类生长,盛产海参、鲅鱼等。

“今年出带子,好几年没有了!”八角、蓬莱渔民都知道今年带子丰收。渔民所说的带子学名江瑶贝,也有渔民叫蛤,样子有点像常见的海虹,壳子的大小有20厘米左右,呈三角形,表面青黑色,生活在水流平缓内海湾区域,壳的尖端直立插在泥沙中,成群聚集一起时,仿佛是海底的一片石林,它们一经定居以后,就终生不再移动了。江瑶贝的后闭壳肌很发达,约占体长1/3以上,又大又圆,肉嫩味美,营养丰富,后闭壳肌干制品就是江瑶柱。据了解,渔民对外销售的带子一个4-8元。在淘宝上,新鲜的带子,一斤在30元-40左右,而一个带子大致有七八两。

从今年4月份开始,附近的渔民们发现五六年没有踪迹的带子成群地出现在家门口的海底里,顿时沸腾了起来,便雇了众多的猛子下水作业。渔民说的猛子就是潜水员,猛子身穿潜水服,带着头灯,绑着铅块,通过一根皮管连接到船上的气泵,下潜到20米深的海底。由于带子都是成群聚集,因此猛子就像掰玉米一样将带子掰下来放到网里去。海面上的小渔船往往牵出几根气管,一个气管就是一个猛子在水下作业。而大船附近往往有六七个猛子在水底下摸蛤。

“4月份的时候,猛子掰1个带子提1块钱,一天一个猛子能掰几千个,最多的一个猛子掰了7000个,那就是提7000块钱。一般的一天掰2000-5000个比较正常。不过最近价格也落了,掰一个7毛。”

有人粗略估计,这次家门口的带子大致有几百万甚至上千万个。“这么说吧,出了码头向北这边海域底下都有带子,在海底下分布一堆一堆的。数量多到你想象不到。”

“一条船6个猛子能摸三万至五万个带子,两条船就干个七八万个。按照非常保守的数据计算,一天的毛收入就是30万元,实际收入远远不止这个数。”

同时,5月、6月正是鲅鱼结群洄游产卵时节,俗称春汛。每年这个时候都是捕鲅鱼的好季节,但是今年休渔期提前了一个月,许多人望鱼兴叹、望蛤兴叹。

巨大的经济利益让部分人眼睛发红,罔顾休渔期的各种规定,在海面上疯狂的作业,甚至在大海上圈定了自己的势力范围,而为了维护自己的势力范围冲撞其他的渔船。

5月17日晚上10点左右,记者租用了一条摩托艇赶至渔民所说的摸蛤海域,在正在建设的西港区的作业灯光照耀下,绕过防浪坝寻找作业渔船。由于是在晚上,再加上不少油轮、货船来往穿梭,因此寻找海上作业的渔船并不容易。

在海上颠簸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几乎快要晕船的时候,同事用望远镜隐隐约约地在挡浪坝以外一海里左右,GPS显示为,东经121°07′00.47″北纬37°44′50.41″的位置看到一艘大渔船在作业,船上仅有两盏灯亮着。因为看不清楚是否是在摸蛤作业,因此告诉船长远距离围着渔船转一圈看看。当摩托艇到达距离渔船四五百米的距离时,目标船突然亮起多盏灯,并有发动机的声音响起,随着距离越近发现原来是两条大船停靠在一起。“那艘船应该是准备开船从海底吊货了吧,也有可能是货上满了,准备开船回岸上卸货。要不然另外一艘船不会突然发动起来。”摩托艇上的人说。

在如此紧要关头,更加坚定记者要靠近看一看的想法。记者打开了录像机夜视模式、照相机也调好光圈,瞄准了两艘亮着灯的船。

随着距离越近,船老大突然放慢了速度,并且站起身来仔细观察,一脸地紧张。观察了几秒钟后猛然说:“不好,快走,咱们被发现了,大船不是要卸货的,而是要撞咱们的!”随后船老大转舵疾走,摩托艇在黑乎乎的大海上拖出长长的尾迹。

事实证明,船老大的预测是准确的,那艘大船紧跟着摩托艇不放。摩托艇往南,大船往南,摩托艇往西,大船往西。辗转腾挪几个大圈子之后,大船才放弃了追击,回到了原地。

“我们船小,速度快,调头灵活,大船追不上,前几天我们这里有一条大船被他们的船撞了。看来我们一出来就被大船的雷达给捕获了,一举一动都在对方的屏幕显示着,一旦确认咱们的路线是去观察他们大船的,他们便会派出一艘大船来阻截我们。”船老大分析说。

今年监管部门对休渔期渔船的监管越来越严,偷捕者也在不断地升级设备,掩人耳目。

熟悉内情的渔民告诉记者说:现在海面上摸蛤捕鱼的船大都是附近村里的。现在大码头都有渔政摄像头,所以他们不敢随便在大码头卸货,其中,有人购置一艘登陆艇专门运货,有了登陆艇之后,对码头的要求就比较低了,有个地方靠上就能卸货,山后顾家、山后陈家、山后初家都是卸货点。还有两艘大船摸蛤捕鱼,听说他还代理了一批东北船,有的船有舷号,有的抹掉了。另外一到两条船在做掩护,阻挡别人的船进入到自己的地盘。前几天还听说有蓬莱的船也在这儿摸蛤,让他的船给撞了。摸蛤捕鱼的船一直在海上漂着,是个外地的钢壳船。等蛤或者鲅鱼捕捞得差不多的时候,指示登陆艇接车。登陆艇将早已在码头隐藏的厢式货车接上船,开到捕鱼船这边,用吊车将渔获吊到登陆艇上,然后再装到货车上。登陆艇载着满载的货车送到码头,货车上了码头之后直接上高速,绝不停留。这些货车大部分都是江苏的,偶尔也有威海石岛等地的。

6月14日下午,记者们接到线报晚上可能会有卸货,随后记者迅速赶赴山后初家、山后顾家原址。随着西港区建设的不断加快,山后顾家已经迁至他地,但是遗弃的小码头依然能够停靠船只。

下午6点左右,天色尚早,据渔民的指点,在离顾家小码头不远的地方,三面都是高高的土堆,只有一条土路可以绕进码头。站在土堆的高处,记者发现有几辆小面包车和皮卡车停在那里一动不动,偶尔有人进出。临近8点,有三辆厢式大货车和几辆小厢货车陆陆续续摇摇晃晃地从外边驶入停车点,并熄灯等待。

荒野中寂静无声,只有蚊子和蛐蛐在叫,所有的人都在等待。一直等到10点半左右,从防浪堤方向有一艘大船慢慢地向码头停靠,随着距离越近,船的轮廓逐渐地显现出来,正是等待已久的登陆艇。登陆艇靠泊妥当的时候,寂静的码头顿时热闹了起来,三辆厢货发动起车来,打开大灯,迅速离船上岸,向高速方向开走。而原先在岸边停靠的货车也快速地开到登陆艇上,而这一切完成也仅仅十几分钟的时间。

记者随后驱车追赶三辆已经撤离的厢货,看看他们究竟是往哪里去。一辆鲁QF8763的厢式货车跑在最后,由于路况比较差,随着颠簸不断地有水从车厢底下的缝隙里流出来。“这是拉蛤的车,这样的车我们都叫他水车,为了保证蛤的鲜活,车厢里放得水箱,蛤放在水里,车一晃就把水晃出来了。”从事这个行业的渔民给记者解释说。

转眼间,这三辆货车沿着西港区的硬化公路进入了八角收费站,扬长而去。由于厢货后门上锁,也无法得知车内是否是渔民所说的蛤或者鲅鱼。

据热心读者报料,只要不刮台风,偷捕的每天都有卸货,甚至一天数次,只是卸货的时间和地点不确定。从17日的观察来看,下午很有可能在山后顾家废弃码头卸货。

中午,在八角收费站出口不远的立交桥下,记者看到停着几辆货车,有厢式也有开放式的。有人指点说,这些车是等着拉鱼的车。记者靠近这些货车看到,一辆鲁YC6675货车后门都没有上锁,车的外壳上到处沾着一些一捺多长的死鱼;苏GE3073的后门也在哗哗地向外淌水。“这才几辆车,有一天晚上,收费站门口排了很长的队。”渔民告诉记者说。

正如估计那样,下午,记者注意到山后顾家的废弃码头仍然有车停留,并且登陆艇也不在附近。然后雇上摩托艇到附近海面上看看有没有登陆艇,在挡浪坝之外不远的海面上,从望远镜里隐隐约约能看到有几艘船靠在一起不动。

光天化日之下,凑过去看看也无妨。随着摩托艇与大渔船距离不断地拉近,能够清晰地看到,是四条大船靠在一起,中间的最大一条船与本地渔船大相径庭,舷号为浙嵊渔运80587,其左边是一个木壳渔船,另外一边是登陆艇和一艘钢壳船,都看不到舷号。登陆艇上停着两辆厢式货车。浙嵊渔运80587船上的吊车将船上的渔获往登陆艇上吊运,而登陆艇上的人正在将装满渔获的一个个塑料框往车牌为苏GE3073货车车厢里搬,而这辆货车也正是之前在高速出口的立交桥下等候的货车,另外一辆鲁K39925也在大开后门等待装货。但是由于高度差,看不清筐里的渔获是什么类型,但是旁边的塑料框以及登陆艇甲板上、围栏上到处可以看见小鱼,尤其是甲板上死鱼摞了一层层,有几个侧倾的筐里明显看到装满了小鱼。随后摩托艇绕行这四条大船一周后,在外围的大船上记者清晰地看到了前甲板上放了一大堆东西用篷布盖着,而篷布并没有全部盖住,在一角露出了马脚,一包包绿色的渔网堆积在一起,而透过渔网能够清晰地看到一个个硕大的江瑶贝也就是渔民所说的带子!“一网兜大致能装800-1000个带子,甲板上少说也有2万个带子。”老渔民们心中有数。

在这四条大船几十米远的地方,还有两条钢壳拖网渔船停着不动。打草搂兔子,摩托艇又绕行两条大钢壳一圈,这次的发现更让人吃惊。一条舷号为辽大中渔运15003吃水很深,前甲板和后甲板上堆满了货物,堆得老高,货物顶上用一张张大棚布盖得严严实实。另外一条钢壳辽大中渔运15005更大一些。由于载重较大,钢壳船的船舷距离海面比较低,随着摩托艇靠近钢壳船,记者站在摩托艇上就能够得着舷边的篷布。随手一掀篷布,一摞摞一筐筐的一捺长的小鱼出现在眼前,随着篷布掀开的幅度增大,甲板上全是这些小鱼,这些小鱼最大的也不过一捺多长,小的跟豆芽差不多,新鲜明亮,显然是刚捕捞不久的。钢壳船上驾驶楼上的一个人刚开始说是从石岛来的,后来又说这些鱼从哪来的不知道。

一位打渔数十年的渔老大分析说:“前些年有船图省事,将打上来的渔获全搁在甲板上,重心太高,结果转弯角度太大了,一下子倾覆在海里,所以现在没人敢这么干。这两条船无论是从吃水线来看,船舱里、甲板上都装满了鱼,一艘船的大致数量在20万斤左右。前面的那四艘船和后边的这两艘船都是山后初家刘某自己的船或者代理的外地船。”

按照《2017年山东省海洋伏季休渔管理工作方案》规定,今年休渔期将落实船籍港休渔制度,严格按照“谁主管、谁负责”的原则,及时引导休渔渔船按规定时间返回经认定的船籍港停泊,实施渔船、渔港“双包保”责任制,推行休渔渔船日报告制度。渔船转港申请方面,要加强随船监管和坞修监督,明确责任人,实施责任倒查机制,对转港坞休渔船集中地区,船籍港管理部门要派员驻地监管。外省籍渔船,不得在省内渔港卸渔获、上供给,对从省内出航而引发涉外事件的,追究渔船驶出港经营人和当地政府有关部门负责人的责任。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